节后第一帖

    年三十上午去买鞭炮和春联,鞭炮多的是,春联确实没找到,跑遍了大小市场地摊也没有,着实郁闷。鞭炮买了2千响,结果没到半分钟放完了,老婆说怎么这么快,我说还算好,毕竟我们放的时候还没到12点,听得也很响亮,足矣了。
    看了春晚,最让我感兴趣的除了赵本山的小品外就是主持人新年钟声前的“黑色三分钟”事件了,没想到身经百战的央视名嘴们也会犯如此的低级错误,明显的朱军是摆了李咏一道,结果当李咏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摆了周涛一道,周涛那愤怒而又无奈的眼神给全国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当钟声敲响完毕,李咏的愤怒快速转身离去让身边的董卿也吃了一个小小的尴尬。团队精神啊,此刻多么重要!
    初一想继续感受过年气氛,可是父母不在身边,弟弟又去了老丈人家里,广大的电视工作者们也都回家过年去了,我们只好看着无聊的电视,打发时间等待父母的到来,给爸妈打了n多个电话,票买到没有?什么时候出发?东西都收拾好没有?等父母上了车我们也就消停了。
    今年春节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我的几个长辈们都上了网,视了频,看来互联网的普及远超出了我的想象,初一跟三舅视频聊天,初二跟老舅视频聊天,而我却翻箱倒柜的为无法语音通讯寻找麦克而发愁,不禁感慨到底我是 IT 人还是我的舅舅们是 IT 人。也许是老来少吧,感觉长辈们比我们还追求时尚和新潮,父亲找到了一条“发家致富”门路,虽然在我看来是歪门邪道,不过看着他在电脑前那股认真记笔记的专研劲,跟我搞引擎开发也不相上下,母亲打扮得走到哪里说是我妈都能看到惊诧表情的程度,说实话,看到他们我倒是觉得他们现在是最幸福快乐的,不像我们还要为孩子、为自己、为父母继续打拼奋斗,不过想想他们年轻的时候的环境,奋斗了几十年,甭管是好是坏,觉得他们也该享享福了,一代又一代就是这么过来的。
    初五我们全家一行7口人(包括小萱萱)去街(东北音gai,父语)里转了转,南京路上人头攒动,父亲要买一本“歪门邪道”的书,我也就顺便跟了去,没想到书城的人比南京路的人还多,转了转还真的有自己感兴趣的,不知为何,不想买专业相关的,不过照顾一下还是去了计算机专区看了看,果然没有好东西,挑了半小时买了两本文学书籍,撤。一家人又去了人民广场,下午的风景也很不错,DV、DC都上来了,拍了一些,母亲有些急了,毕竟萱萱是第一次出门,母亲怕她冻着想早点回家,比起母亲的心急如焚的样子,我们两个当父母的倒是不紧不慢的。女儿一路就是睡,也少了我们许多麻烦。
    原计划过年这几天把 360 的游戏都玩玩,结果 360 一次没动,NGC 倒是没停过,前段时间淘到的 NGC 版《生化危机4》一直没时间动,这次春节拿出来玩了一玩,由于 PS2 版本的已经通关,这次玩架轻熟路,要论感觉,只有一个:《生化危机4》就是为 NGC 而生的。怪不得玩 PS2 的版本的时候总是感觉怪怪的,NGC 强劲的机能加上最人性化的手柄甚至让人感觉不到你是在玩,有很强的临场感,画面更是 PS2 不能比的,PS2 在某几个场景中移植的还算很不错的,NGC 更是出色,这次重玩有许多在 PS2 版本中无法看到的细节,水面、多光源、色彩丰富的纹理、更智能的 AI,甚至发现了许多在《战争机器》中似曾相识的细节设定,让我坚信《战争机器》的制作人一定是生化 funs。
    最后上班了,都收收心吧(这是学生时代老师们常说的一句话,每次听到,我就感到生活毫无乐趣)。
Advertisements
此条目发表在胡说八道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